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作者 l 粥左羅

來源 l 粥左羅(ID:fangdushe520)

1996年5月,香港第一綁架案,世紀悍匪張子強單挑華人首富李嘉誠。這場轟動一時的驚天大案,聽說過的人很多,知道細節的人甚少。

如此精彩的故事,發生在現實中,100年難遇一次。2016年4月7日,以張子強等香港悍匪為原型改編的電影《樹大招風》在香港公映,橫掃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5項獎項。

這篇文章,我用8000字給你還原這個“比電影還要精彩的”真實故事。

注:若你覺得情節太精彩,感覺像假的,請不要相信自己的感覺,你要知道,現實本來就比電影精彩。本篇內容的素材很多取材於張子強被捕之後的口供和李嘉誠後來接受媒體的采訪。


以下,請逐字逐句看,像電影一樣。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1996年初,揮霍完兩次驚天大劫案搶來的過億資產後,不忘初心的香港賊王准備繼續作案。

這一次,他不想再搶劫了,要玩就玩大的。

香港富豪眾多,在張子強眼裡,這幫巨富就是人肉銀行,他想到了綁架這條路。

問題來了,初次綁架,拿誰上手呢?張子強買了本雜志,上面刊登了香港十大富豪,排在第一位的是李嘉誠。

李嘉誠在香港地位極高,勢力極大,綁架他可不容易。好,那就從李超人開始吧。香港賊王裡,張子強雖不是最厲害的,但絕對是最猖狂的。要綁,當然要綁第一名。

最初,張子強想直接綁架李嘉誠。後來他改了主意。李嘉誠掌握家族大權,被綁架之後其他人可能沒辦法很快的籌集贖金,反而會拖慢交易。思考再三,張子強決定綁架李澤鉅——李嘉誠的欽定接班人,效果一定更好。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1996 年 5 月 23 日,黃昏。

在港島中環上班的李澤鉅,像往常一樣從公司下班,乘坐由私人司機駕駛的私家車回家。

李澤鉅回家必定經過一個人煙稀少的單行道,李的車一開進這個單行道,張子強的兩輛車就沖進來將其前後夾住,他們手握AK47自動步槍沖過來,其中一個匪徒一錘子把李車的擋風玻璃砸碎。然後他們把李澤鉅和司機綁好扔到了面包車的後備箱。

整個綁架過程毫無難度,堪稱完美。當然,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張子強綁架前,經過了三個月的調查,天天派人盯著李澤鉅,什麼時候從辦公大樓出來?什麼時候回家?回家的路線是怎樣的?他周一到周日每天的生活規律是怎樣的?

這些問題摸得門清門清的,張子強才動手的。

張子強什麼來路?他小時候在裁縫店裡做過學徒,裁縫店老板經常和他說:你要發達,就要走偏門,還要有周詳的計劃,就好像我們做裁縫一樣——要天衣無縫。

這個理念,影響了張子強的一生。後來為匪的張子強,每一次作案,都盡可能不留下蛛絲馬跡,力求天衣無縫。

綁架李澤鉅之後,他也沒有隨便找地方監禁。

關於李澤鉅的監禁地,一般的報道裡,通常只是說“一個偏遠的廢棄養雞場”。但這個地方可不是隨便找的,而是精心策劃後的謹慎選擇。

這個地方位於香港新界北區粉嶺鶴藪村。

如下圖。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圖片來源@香港這樣玩 作者沙拉

鶴藪村是一條建村400多年的圍村,被山橫抱,是香港有車可以自由通行但同時人煙最為稀少和最隱蔽的地方。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李澤鉅被順利拿下,又送到了安全的地方,接下來就該談交易了。

不過,賊王之所以是賊王,一定不是一般人,接下來張子強的一些列動作,讓人大跌眼鏡。

1996年5月23日晚,李嘉誠家接到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正是李澤鉅,“喂,我被人綁架了,不要為我擔心,千萬不要報警”,只有這一句,電話就掛了。

張子強開始同團伙商議如何要錢。最後,他做出一個讓劫匪聽完都驚掉下巴的決定:“我直接去李家要錢,一個人登門拜訪。”

同伙震驚的說:你一個人去,要是回不來怎麼辦?

張子強平靜而自信地說:

這你們就不懂了,你們沒有研究透這些富人的心理。人窮的時候,錢比命重要,人富的時候,命比錢重要。李嘉誠是華人首富,錢恐怕多得數不清吧。可是他又有幾個兒子呢?多少錢才可能買到兒子一條命呢?

我研究過以前那些綁票案,很多不成功的原因就是,花了很多心思在如何要贖金的方法上,結果時間拖的很久,夜長夢多誤了事。像李超人這樣的人,不會把錢看得比兒子重要。

今天我親自登門去和李超人談判,就是要讓他看看我張子強的膽識,也表示我一份誠意。我相信事情會很快解決的,你們就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張子強雖為悍匪,但不崇尚暴力,膽大包天,但亦有謀略。

就這樣,張子強上路了。

路上,張子強撥通了李家的電話。

張子強:找李嘉誠說話。

李嘉誠:我就是李嘉誠。

張子強:很好,我就是張子強。

李嘉誠:張子強?

張子強:李先生,我想您一定知道我。

一般的綁匪都是偷偷摸摸行事,生怕自己太出名,但張子強非常享受自己在香港如明星般的知名度。可以說是狂到家了。

李嘉誠畢竟在商海中翻騰多年,經歷過大風大浪,亦無絲毫驚慌。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李嘉誠:那麼張先生,你有什麼要求?

張子強: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親自到府上來談,歡迎嗎?

這時候李嘉誠驚了一下,他確實沒見過如此厲害的綁匪。稍微停頓後,李嘉誠又恢復靜氣。

李嘉誠:非常歡迎。請問什麼時間到?我隨時恭候。

張子強:我已經在去貴府的路上了。我想不用我再重復了,你應該懂得規矩。

李嘉誠:請放心,只要保證犬子安全,我保證不報警。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故事到這裡,我想很多人都會佩服李嘉誠的平常心。但更多的人都會疑惑:

李嘉誠為什麼不報警?

因為,劫匪張子強,真不是一般小賊。

如果你了解張子強的過去,你就知道,香港警察根本干不過張子強。

張子強,廣西玉林人,生於1955年4月7日。張子強4歲時,跟隨父母經歷“逃港潮”偷渡到香港。張子強的父親到香港後,兩手空空,既沒錢,也無一技之長。

為了全家糊口,憑著在家鄉對中草藥的一點知識,張子強的父親在香港油麻地的廟街開了一個小小的“涼茶鋪”,維持生計。

油麻地很小,離海灘不遠,一些地方只是海邊的荒地,只有一些低矮的建築,有點像後來的棚戶區。住在這兒的不是窮人,就是一些三教九流之輩,常常發生一些黑社會的火拼。

張子強就是在這樣一個在三教九流的外界環境和拮據的家庭經濟環境下長大的。他小學還沒讀完便無心上學,終日流連在“涼茶鋪”周圍,與街童玩耍、打架,慢慢地張子強就與街頭惡棍和黑社會成員交往,12歲就成了小混混。

年僅16歲,張子強就因砍人第一次坐牢,並在警察局留下超過15個案底。父親看不下去,將其送到裁縫店,希望他能習得一技之長,品性也能有所好轉。

不知道張子強他爸信不信命,但好像一切正如命中注定。

張子強在裁縫店裡,遇到了影響他一生命運的兩個人。一個是他的老婆羅豔芳,一個是前面提到的、成了後來同伙的、教給他做事要天衣無縫的裁縫店老板。

混到30多歲,張子強已經成家了,但他初心不改,還是喜歡做賊。那時候他已經成為一個幫派的小頭目。

按今天我們職場上的說法,張子強若是按部就班的升職加薪,到退休也很難做到高層,他迫切需要一次職場躍遷。

那就玩票大的。

1990年2月2日,張子強干了人生中的第一票大案。

香港啟德機場,5名蒙面歹徒,持槍劫持了瑞士勞力士公司運往香港的40箱勞力士手表,共計2500塊,價值3000萬港幣。

整個搶劫過程,只用時不到10分鐘,沒有傷人,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後來的押運員回憶:劫匪作案手法嫻熟,我們剛要關上車門時,五個蒙面人突然沖了過來。他們分工明確,兩人到駕駛室用槍頂住駕駛室的押運員,繳下他們手中的散彈槍。另外三人用槍頂住搬手表的押運員,快速把他們推上車,用手銬銬住他們,並用膠帶封住嘴,最後將車門從外面鎖上。

香港警察經過調查,確認此次作案的正是張子強團伙。然而苦於沒有任何證據,也拿張子強沒辦法,只能任其逍遙法外。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張子強和他的DA199牌照蘭博基尼

張子強一戰成名。

張子強有錢了,3000萬港幣是挺多,如果懂得理財,夠花一輩子。但理財這方面,張子強是不可能理財的,做投資又不會做,就是靠搶劫,才能維持的了生活這樣子。

1991年7月12日,還是張子強帶頭,還是5名劫匪,還是在啟德機場,不同的是,這次玩了票更大的。

張子強等5名劫匪攔截了銀行的裝甲運款車,將3名持散彈槍的押運員堵在車裡,順利將巨款搶走。

多少錢?美金1700萬、港幣3500萬,總價值約1.7億港幣。這一票成為香港歷史上發生的最大的劫案。

然而,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

這一次,張子強並沒有做到天衣無縫。

劫車時,為了不留下證據,他們給押運員都蒙上了眼睛,並且他們自己也都有戴面具。然而上車後,其中一個膽大的劫匪竟然摘掉了面具,更戲劇化的是,一個押運員出汗太多導致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滑下來了,剛好看到了這個摘掉面具的劫匪的臉。

不幸的是,這個摘掉面具的劫匪,正是張子強。

這次有證據了,香港警方很快就抓獲了張子強,並判處他坐牢18年。

然而,如果這樣就結束了,賊王怎麼能做賊王呢。

好戲才開始。

一個XX的男人背後,通常都有一個牛逼的女人,張子強也不例外。悍匪的女人羅豔芳上場了。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羅豔芳請了香港最好的律師,兩人通力配合,連出奇招。

她甚至直接召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並在發布會上對著媒體發表演說:

張子強先生是被冤枉的,警方指控張先生的唯一證人,是一個押運員。這個押運員聲稱在現場看到張子強了,但是現場指認時,他並不能立即認出張先生,而是在離開現場時又回頭指認,這個指認的真實程度是存疑的。

而且這個證據是獨立存在的,不能形成一個證據鏈,在法律上是不能成立的。我們有信心打贏這場官司。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張子強向媒體展示他在監獄受的傷

之後,羅豔芳和律師團又發掘了一些列警方的細節疏忽。最終,1995年,香港高等法院宣布張子強無罪,原本判了18年張子強只坐牢兩年多就安全出來了。

張子強無罪釋放後,在法院門口拍下了下面這張著名的照片。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如果你經常看香港警匪片就知道,很多匪徒的經歷跟張子強一樣,雖然被抓但最後又被判無罪,出來之後匪徒還要嘲笑警察無能,嘲笑香港司法制度,嘲笑媒體只是被利用的工具。

張子強不僅嘲笑,他還用實際行動嘲笑。

無罪釋放的張子強,竟然以自己無罪被關押兩年,請大律師反訴香港警察局,而且最終張子強竟然贏了,香港警察局賠償他800萬港元。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張子強喜歡玩車,參加過成龍的派對

正是張子強無罪釋放一年後,他又策劃了綁架李嘉誠兒子李澤鉅的驚天大案。

我想看到這裡,你就明白為何李嘉誠沒有報警了。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現在,我們回到張子強和李嘉誠的對陣中。

李嘉誠住在半山腰的一套大宅子裡。但由於經常踩點,張子強早已輕車熟路,打完那通電話後,他很快來到了李家的門前,並按響了門鈴。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李嘉誠也早已在客廳門口等著了。

張子強進門第一句話就是:李先生,請把你家的警察都叫出來吧。

張子強並不確定李嘉誠是否報警,就用這句話炸他一下。

李嘉誠聽完卻笑著說:我做了一輩子生意,沒有什麼特別成功的經驗,但也深有體會,就是做人做事要言而有信。張先生如果不相信這一點,我帶你看看。

然後,李嘉誠真的帶張子強參觀了自家豪宅,每一扇關閉的門都打開給張子強看。張子強看完後很滿意,於是兩人回到客廳准備開始談判。

突然,李家的門鈴響了。

張子強條件反射般跳起來站到了李嘉誠身後。張子強並不是空著身來的,他身上綁著炸藥,而且炸藥用的是松發引爆器,只要一松手,不要一秒鐘就會爆炸。張子強隨時都可以和李嘉誠同歸於盡。

李嘉誠也緊張了一下。他讓傭人出去看。果然出事了。

巡邏警察發現了李澤鉅被劫持的座駕,當時車的擋風玻璃都碎了,而且車內鑰匙和隨身的包也沒拿走。警察立即判斷李澤鉅可能出事了,但又沒法確認,於是警察把這個消息透露給一個記者了,記者就跑到李家來求證了。

不過,能給李嘉誠做傭人的那也不是一般人。這個傭人和記者說:李公子的車出了點小車禍,司機受傷了,但當時李公子不在車上。

記者了解情況後就走了。傭人回客廳向李嘉誠說明情況。張子強和李嘉誠聽後都松了一口氣,坐下來繼續談判。

接下來的談判根本就不是談判,而是兩個男人推心置腹的交談。

這些精彩而充滿智慧的對話被傳為經典,每一句都值得我們深思。

張子強:李老先生身為華人界超人,我一直很敬佩。我在十幾年前做手表生意的時候,就曾很榮幸的賣過手表給李老夫人,今天又非常榮幸地和您面談。

李嘉誠:其實,商海沉浮,每個人都會有機會的。

張子強:機會對於每一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我也想做個成功的商人,可是我先天不足,讀書太少。

李嘉誠:我也沒有讀過多少書。

張子強:但是李老先生有耐性和韌性,還找了一個富人的女兒作妻子(李嘉誠妻莊月明的家庭背景遠比李嘉誠優越)。我沒有一步一步走過去的耐性,找了個老婆,家裡也沒多少錢。唉,其實啊,人生很短,還不如一棵樹。一棵樹還可以活上百年,甚至千年,一個人卻只能活上那麼幾十年。30歲前,腦子還沒有長全,40歲後腦子就退化了(此時張子強41歲)。所以,我沒耐性一步一步走,那樣一輩子也只是混個溫飽。

李嘉誠:張先生想過上什麼樣的生活呢?

張子強:我不想過窮日子,其實我們這些人干這個,也只是想要一個安家費。今天,我受香港一個組織的委托,就李公子的事和您協商,這個組織的一幫兄弟都要吃飯,還想盡量吃得好一點。這樣吧,李先生富可敵國,而且還是‘敵’一個大國,我們也不獅子開大口,受弟兄們委托跟李先生借個20億吧!全部現金,不要新鈔。

李嘉誠:我就是給你這麼多,恐怕也提不了現。我不知道香港的銀行能不能提出這麼多的現金。你看這樣好不好,我打個電話問一下?

張子強:好,那你快一點,早一點解決,李公子就能早一點回家。

張子強很聰明。他沒說自己就是綁匪頭目,而是假裝自己也是受組織委托。

李嘉誠也沒說假話。他確實不知道香港能不能一次提出這麼多現金,於是打電話給銀行的負責人商量。商量結果是,最多只能提現10億。

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李嘉誠說可以把家裡放著備用的4000萬現金全部交給張子強。張子強表示接受。

短短幾分鐘,倆人把價格談妥了。

張子強在裝現金進自己車的時候,對李嘉誠說:4000萬,有個 4 字,實在是有點不吉利。這樣吧,我退還給你200萬,我只拿3800萬,拿錢回去之後,絕對不會虧待李公子。

李嘉誠自然沒有不同意的理由,於是最終贖金額變成了10.38億。歷史往往充滿巧合,李嘉誠旗下的公司長江基建港股代碼正好是1038。

第一天就這樣,張子強帶著3800萬現金回去了。 回去之後,他告訴同伙,李嘉誠答應明天再給10億現金,所以大家不要怠慢李公子,明天就去取錢。所有劫匪都高興得睡不著覺。

第二天,張子強打電話過去問:可以來取錢了嗎?

李嘉誠回答:已經准備好了5個億,來拿吧。

李嘉誠不僅准備了錢,還非常貼心的准備了一輛大面包車,因為5億現金實在太多了。張子強過來後開著李家的大車,裝著5億現金就走了。

走之前雙方約定,下午4點,再來拿剩下的5億。

第二次取錢的時候,張子強帶了一個同伙,因為一個人裝5億現金太累。所有錢全部裝完臨走前,兩人又有一番經典對話。

張子強走上來和李嘉誠握手道別,他說:我這樣搞,你們李家會不會恨我?

李嘉誠:你放心,我經常教育孩子,要有獅子的力量,菩薩的心腸。用獅子的力量去奮斗,用菩薩的心腸善待人。

張子強:李先生,我記住了李家的言而有信,你也記住我言而有信,我保證,我和這個組織從此不會騷擾李家人。

然而,真正展示出李嘉誠大格局大胸懷的,是接下來他對張子強說的話。

他叫住要走的張子強說:張先生,請留步。有句話我不知該不該說,我不知道你們將怎樣去用這筆錢,我建議你,用這筆錢去買我們公司的股票,我保證你們家三代人也吃不完。或者,將這筆錢拿到第三國去投資,要不就存在銀行裡,它都能保證你這輩子的生活無憂。

然而,李嘉誠是商人,張子強是劫匪。劫匪注定沒有商人的格局,又或者說那根本不是劫匪想要的生活。

因此,張子強對於李嘉誠的話,只回應了兩個字:“呵呵。”張子強發動了汽車,開走了,忽然他打開車窗探出腦袋,喊道:今晚李公子回家。

對於這樣一個綁架案來說,結果算是皆大歡喜,李澤鉅安全回家,張子強團伙成功的拿到10.38億現金,張子強作為老大,一人分得3.6億港幣。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李嘉誠心平氣和解鎖世紀悍匪張子強的過程不得不讓人佩服。

有人可能會說,有錢什麼都好擺平。

話是這麼說,

但真正做到臨大事心不亂,並不容易。

比如香港富豪郭炳湘被張子強綁架後就處理的很糟糕。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張子強拿到錢後,又開始了賭徒生活,他要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嘛。他在澳門賭場都是成百上千萬的輸,最多一次兩天輸了6000萬,他這輩子最大的消費和快樂,就是在賭場輸錢。

再多錢也經不起這樣輸啊,於是錢很快又花完了。還能怎麼辦啊?繼續綁唄。

賊王就是賊王,承諾過不再動李家就真的不動李家了。賊王就是賊王,不動第一名,那就動第二名。第二名是掌控新鴻基地產的郭氏兄弟,好,那就綁郭氏兄弟的大哥郭炳湘。

1997年9月28日下午19點左右,張子強一伙人把綁架李澤鉅的過程在郭炳湘身上重演了一遍,又是相當順利。

只不過,郭炳湘不像李嘉誠這麼聰明。各種不合作。甚至對張子強大喊:你們趕快放了我,否則你們要為今天的事後悔。

張子強對著郭炳湘就是一頓亂揍。郭炳湘傻,揍死也不配合。

張子強拿他沒辦法,就去郭家找他老婆談判。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郭的老婆也是倔,聽不到郭炳湘的聲音就拒絕談判。

這下好了,張子強不會別的了,只好虐他了。就這樣,郭炳湘被塞到一個只有小小透氣孔的木箱裡,被蒙上眼睛,綁上手腳,只能蜷縮著身體。郭炳湘也真TM大佬,竟然生抗了4天。

不過,第五天終於熬不住了,服軟。談判這才能進行下去,張子強給李嘉誠面子,不能要超過10億,也給郭炳湘面子,不能要太少,就要了6億港幣,張子強獨得3億。拿到錢後,就把郭炳湘放了。

你看,同樣是綁架案,李澤鉅總共被關了24小時,身心都沒受到傷害。郭炳湘不僅挨虐多天,出來之後還得了“狂躁抑郁症”,至今沒有痊愈。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張子強的故事並沒有結束,李嘉誠和張子強的人生交集也沒有結束。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第一次綁架,直接上手香港第一富豪李嘉誠的兒子,成功。第二次綁架,直接上手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成功。

經歷兩次巨大成功,張子強膨脹了。

1997年,以為自己無所不能的張子強開始策劃更多的綁架案。

然而接下來並沒有之前那麼順利。策劃綁架澳門賭王何鴻燊,未遂。策劃綁架香港布政司陳方安生,未遂。

1997年底,張子強從內地非法購買800公斤烈性炸藥,2000多枚雷管,並偷運到香港,准備武裝劫監獄去救同伙。據炸藥專家說,800公斤烈性炸藥如果集中爆炸,足以炸平一座十幾層的大廈。正是這800公斤炸藥,敲響了張子強的喪鐘。

張子強,他忘了1997年那是什麼年份。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香港是什麼地方?

沒有死刑啊,你犯再大的事兒也死不了,只要不死就有機會翻身。香港的另一個賊王,張子強的同伙葉繼歡,就有成功越獄的先例。而且香港的司法體系上文你也有所了解了,只要你有錢請得起大律師,很多事情都可以擺平的。

張子強並沒有意識到危險正在逼近。

1998年1月,張子強在香港馬草壟一間石屋儲存800公斤炸藥時,被警方追捕而潛逃到中國內地。

不得不說,逃到內地,是張子強最大的一次失誤。

1998年1月25日,張子強在廣東江門外海大橋檢查站被抓。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張子強被抓後,面對廣東公安的審訊,嘻嘻哈哈的,以為花大價錢請最好的律師就能擺平回家。

But,This is China.

從小在香港長大的張子強,對那種力量一無所知。

1998年11月12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張子強判處死刑。張子強不服提出上訴。1998年12月5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張子強上訴案進行審理,終審決定維持原判。

從前在香港特別好用的發動媒體攻勢毫無用處,請大律師毫無用處,第二天就被槍決了。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被槍決前的張子強

張子強的命運,李嘉誠早有預示,並對其有善意提醒。

從李嘉誠那裡拿到錢揮霍完後,張子強給李嘉誠打過電話。

張子強:李先生,我自己好賭,錢輸光了。你教教我,還有什麼是可以投資的?

李嘉誠:我只能教你做一個好人,但你要我做什麼,我不會了。你只有一條大路,遠走高飛。不然,你的下場將是很可悲的。

賊王落幕,賊王老婆呢?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1998年8月26日凌晨,香港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向張子強的老婆羅豔芳下發法庭的“限制資產令”,凍結張子強旗下的大部分資產。羅豔芳隨即委托律師向高等法院大法官申請取消禁制令。

1998年11月4日,法庭正式撤銷資產凍結令,被拘押的15名張子強的有關人士和在港親戚被釋放,羅豔芳還獲得了警方支付的懲罰性的堂費賠償。後她與子女全部遷居泰國。

張子強臨刑前,給妻子羅豔芳留下一封絕筆信。

原文如下:

阿娜(羅豔芳):

我知道你已想盡了辦法,我也知你祈禱了千萬遍,每當我在黑暗中時,我都感到了你的聲音。

可是實在是對不起,我還是要走了。

我曾經想到過我們的晚年,是在一個安靜的小鎮裡度過。我們每天的工作就是釣魚、養雞,然後等待孩子從學校回來。

可是,當我想起這樣做時,已經晚了,已經沒有人會給我這個機會了。

當一個人真正感到了生命要結束時,才會發現安靜地坐在一張凳上,是多麼的幸福。如果有一個妻子,有兩個孩子,那個世界除了是天堂,還能是什麼呢?

我後悔認識你,後悔我們有一次那樣的相識,如果我們早一點認識,或許我就不會再在黑社會混了。或許我可以做一個平庸的丈夫,那才是人間的日子啊,天天可以和老婆親熱和吵架,那才是天堂啊。

我不知道你現在還有多少錢,不過,無論剩多少,還是離開香港吧,到一個有湖的地方去居住,帶上我對你的思念。

我希望你撫養好兩個孩子,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你。我已經不需要他們的愛了。我也無法再愛他們。不要告訴他們的父親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只要告訴他們,他們的爸爸很愛他們,希望他們長大以後,好好讀書,不要對自己要求太高,要善於做一個平民,一個能吃飽,能有衣穿,不時可以弄些小錢回來花的平民。

照顧好我的母親,我從來就沒有給她帶來多少快樂,這一輩子,除了你之外,她也是最愛我的人。我愛她正如我愛你一樣。

阿娜,相信我,不要難過,我真的是在一種很平靜的心緒裡,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站。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感到平靜,感到無欲無求。

你救過我多次,多謝你了!沒有你,我早就離開了人間!

吻你!子強。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張子強一家人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悍匪張子強的故事落幕,巨富李嘉誠的故事還在繼續。

1996 年那場大劫案時,李嘉誠與張子強第一次見面,張子強對李嘉誠的鎮定非常意外。

他問李嘉誠說:你為什麼這麼冷靜?

李嘉誠回答:因為這次是我錯了。我們在香港知名度這麼高,但是一點防備都沒有做,比如我去打球,早上五點多自己開車去新界,在路上,幾部車就可以把我圍下來,而我竟然一點防備都沒有,我要仔細檢討一下。

李嘉誠的孫子孫女出生時,雇傭了25個保鏢專職保護小孩。心有余悸的李澤鉅此後出門必定帶上六七個保鏢。幾次轟動全港的大劫案後,富豪們人心惶惶,香港保鏢業空前繁榮。

這些保鏢大多是警隊精英,不過縱有一身本事,亦毫無用武之地,心理落差很大。拿著高薪,只能做買菜接孩子的工作。

為什麼呢?

從此,李嘉誠們是越來越有錢了,但敢綁他們的張子強們不再有了。

回顧10.38億贖金的香港第一綁架案,李嘉誠如何解鎖悍匪張子強?

本文來源:公眾號 @粥左羅,作者粥左羅。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