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導演大吐苦水,不向觀眾低頭,就得向生活低頭!動畫業界就是這麼現實

不向觀眾低頭,就得向生活低頭! 動畫業界就是這麼殘酷

最近,湯淺政明不太開心。

雖然我算不上喜歡湯淺,但是每次提到他的作品,不管是技巧還是劇情,我都只會用「厲害」兩個字去形容。近幾年有大量觀眾通過《惡魔人crybaby》知道了湯淺政明這個人;

有的觀眾入坑可能早一些,看過《海馬》、《四疊半》、《乒乓》等等,只要是看過他幾部作品的觀眾,都能感受到那富有特色的表現力與不拘一格的狂野。

然而這樣一位優秀的導演,最近卻在自己的主頁上大吐苦水。

不向觀眾低頭,就得向生活低頭! 動畫業界就是這麼殘酷

9月3日,湯淺發了一條十分露骨的抱怨:「五年來沒有休息,做出的貢獻卻得不到認可。但是為了作品,也只能堅持繼續這樣做下去。」

9月5日,湯淺的心態再一次崩潰:「承受著家畜與奴隸的負擔,卻得不到認可,也拿不到自己認可的報仇,只能像這樣抱怨了。雖說如此,這條道路是自己選擇的,從這裡走出去還需要時間,今天已經累了。」

9月9日,湯淺再發兩條推特:「攻擊時常接踵而至,不光是身體上的,還有精神上的,但容不得我有一絲喘息的機會。」、「我好像是在嫉妒,也有點妄自尊大,還是順其自然吧。」

不向觀眾低頭,就得向生活低頭! 動畫業界就是這麼殘酷

那天,湯淺整理出了之前畫過的《乒乓》分鏡,發了一句「斷捨離」。

這個詞是代表與過去那些不快樂的回憶斷絕關係。不知湯淺是要暫時休息一段時間,還是已經從傷感的情緒緩過來了,不過阿湯導演會有這樣的心情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不向觀眾低頭,就得向生活低頭! 動畫業界就是這麼殘酷

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比較小眾,曾經有觀眾給了《乒乓》一個中肯的評價——「畫風自帶勸退小學生的功能」。

但是每一個能吃下這種畫風的觀眾,都會被這富含人生哲理的作品深深折服,慶幸自己發掘出了這樣一部精品。

但他的風格與大眾的整體口味,依然是相去甚遠。從近期他執導的兩部電影就能看出來,阿湯導演的受眾面有多窄,動畫電影《宣告黎明的露之歌》日本有100館上映,最終票房只有1170萬日元,連成本都收不回來。

不向觀眾低頭,就得向生活低頭! 動畫業界就是這麼殘酷

經歷了這次沉痛的打擊,湯淺還是向觀眾和資本低頭了,做了一部老套的純愛動畫《若與你共乘海波之上》。

東寶也大力推了這部電影,共250館上映,最終票房3億日元,算是個不得不失的成績。

隔壁《天氣之子》三天票房就16億了,同樣是東寶配給,無形中也為阿湯導演造成了一些壓力,也許他所說的「嫉妒」,與新海誠是有那麼點關係的。

不向觀眾低頭,就得向生活低頭! 動畫業界就是這麼殘酷

作為一名創作者,我隔壁很能體會這種感受,粗製濫造、沒有營養的作品往往大行其道,努力付出不一定會受到認可。獲得安納西獎的作品,連製作成本都收不回來,這就是業界殘酷的現實。

也許在這樣的年代,不向觀眾低頭就只能向生活低頭了。

像新海誠那樣,能找到個人追求與觀眾需求的平衡點,並被東寶這樣資方大力支持的導演,終歸還是少數。

參考來源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